唱見 // 刀劍亂舞 // 舞台劇。

​如果......

*加州清光 x 審神者(妳)


如果加州清光是老師
*現世paro

  「加州老師好帥呀!」
  「真的真的,妳有看見他今天戴眼鏡嗎?魅力又更上升了一層樓啊!」
  在前往歷史準備室,妳路過轉角時偶然聽見別班的女孩子在談論關於那個新來的加州清光老師的事情,妳搖了搖頭,繼續往上層走去。
  走到了三樓,妳敲了敲門,在得到准許後妳才推開門走進去。
  「今天所有人都在談論加州老師的事情呢,因為你突然戴上眼鏡了。」妳把門關上的同時說出了這一句。
  「因為隱形眼鏡用完了啊,只好戴起眼鏡。」他抓了抓自己的小馬尾,把它拉回應該在的位置。「怎麼樣,好看嗎?」
  「嗯,很可愛。」妳笑了一下坐到辦公桌的前面。
  妳知道他比起帥氣更喜歡被說可愛。
  「啊,那就好。」小虎牙露出來了。看吧,他揚起了一個世界上最可愛的笑容了。


如果審神者不小心跌倒了

  今天天氣很好,不太炎熱的太陽還有不斷的涼風吹拂,連審神者都難得的安靜下來坐在走廊邊上休息。

  就在審神者正想著要回房時,站起身卻不小心踩到了有些過長的袴,一個不穩就以臉朝下的姿勢摔倒在地,唯一值得慶幸的大概是審神者的腳跟手還有即時彎起才沒有以臉著地。

  聽見聲音的付喪神連忙趕來,第一個跑到的是加州清光。在看見審神者縮在地上抱住自己的腿,眼角還因為疼痛而流出了些水珠時他先是愣住了,接著直接將審神者打橫抱起。

  「等、清光!?」被嚇到的審神者連膝蓋跟手上的痛感都忘記了,驚訝的時候就這樣被抱進了自己的房間,並被加州清光動作輕柔的放到床上。

  看著審神者手跟腳的淤青,加州清光皺起了眉,坐在床旁拉起前者的手小心翼翼的揉散瘀血。

  「清光你再生氣嗎?」輕輕的開口,審神者仔細注視著加州清光的眼睛和他微微蹙起的眉毛。

  聽見她的話,加州清光嘆了口氣,抬起頭迎上了審神者的目光。

  「主上是女孩子,動作要小心一點啊,留下疤痕的話怎麼辦,還好這次只是瘀青並沒有流血......」

  「有什麼關係,我知道清光會喜歡我就好啦!」審神者笑嘻嘻的回答,在感受到加州清光加重了力道後連忙又裝成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真是的,我怎麼會有妳這樣的主上啊。」加州清光喃喃著,手上的動作卻放輕了許多。

  審神者知道他其實沒有真的那樣想的,不然也不會在她喊了聲疼之後停下動作,又皺起眉頭像是不知道要拿那些瘀血怎麼辦。

评论
热度(15)

© 普拿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