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見 // 刀劍亂舞 // 舞台劇。

吻痕的手把手教學♥

*加州清光 x 女審神者

  審神者簡直想把自己掐死一了百了。
  回想起前幾天的事情,當時隔壁審神跑來找自己聊天喝茶,順便聊聊各自家近侍的近況,而就在自己無意間的一句「吻痕到底要怎麼用才能夠留那麼久啊?」之後,兩個女人開始了熱烈的討論,還順便拿自己的手做實驗。
  「對,就是這樣,再吸大力一點......」
  「這樣?」
  「不對不對,妳太快放開了,再十秒。」
  無奈自己怎樣都學不會,就在隔壁審神者差點要拿起旁邊的杯子往自己頭上敲的時候--
  「主上,我給妳拿了茶點喔!」紙門被唰的拉了開來,時間彷彿靜止,不論是自己還是另外一個審神者都愣住了,好不容易抬頭一望,看見的是站在門口笑得一臉燦爛的加州清光和被一起帶來的另一家近侍山姥切國廣。
  這就是事情的經過,也是為何審神者如此想把自己掐死的原因,從此之後她瞧都不敢瞧加州清光一眼,就怕在他眼裡看到鄙視的小眼神,就連晚上對方來陪自己一起睡的時候都忙著裝睡,根本沒有閒情逸致跟他聊聊天。
  嗚嗚清光審神真的不是那種人呀!躺在床上懺悔人生的審神者覺得自己的心都死了。
  而就在聽見外頭漸漸逼近的腳步聲後,她連忙被子一掀把自己埋了進去裝睡。
  走進房間裡的加州清光在看見那糰被被子包裹得緊實的審神者後先是搖了搖頭,靜靜的躺到床的另一伴位置,一把將那糰審神者味的餃子抱住。
  「主上。」
  「......嗯?」努力裝出沒精神的聲音,審神者完全不知道自己剛才抖了好大一下早就暴露了自己還醒著這件事。
  「主上討厭我嗎?為什麼這幾天都不跟我說話。」刻意用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問著,加州清光知道自家審神者最吃這套了。
  「......我沒有討厭你。」審神者轉了過來把被子掀開,讓加州清光能看見自己,一雙眼睛看左看右就是沒勇氣沒看向那雙漂亮的紅色眼睛。
  雖然還是沒有看向自己,不過這樣就夠了。
  「主上為什麼要練習那種事呢?」加州清光輕聲問道。其實當初他根本是算準了時間進去的,畢竟她們講得那麼大聲,門外的他跟山姥切國廣早就聽得一清二楚了。
  船到橋頭自然直。緊咬著下唇的審神者這麼想著,索性全盤脫出了。
  「因為每次都是清光留下了吻痕啊!我、我也想在清光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跡......」講到後面越講越沒底氣,要不是加州清光耳力好,八成聽不見最後那句。
  啊,是這樣啊。加州清光心裡這麼想著,忍不住為審神者可愛的想法笑了出來。
  「那還是在我身上練習比較準吧?」加州清光把審神者抱了起來讓她坐在床鋪上,還順便把她的頭靠向自己右頸。
  「就在這裡練習吧,這邊比較容易留下吻痕喔。」
  「等、!」審神者還來不及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就被加州清光打斷。
  「啊,教學的話要先示範對吧......」這麼說著的他自顧自的將唇貼上審神者的頸子,在上頭用力吸吮。
  等到他覺得差不多後才抬起頭,手指輕輕撫過剛剛被他留下痕跡的地方,因為握劍而有些長繭的手指讓審神者忍不住縮了縮。
  「只要像這樣用力吸就會留下痕跡,妳試試看。」一邊說著還一邊親吻審神者的肩膀,平時聽著有些黏膩的聲音此時聽起來有些低沉沙啞。
  被那聲音慫恿的審神者通紅著臉,看著線條漂亮的白皙頸部像是被蠱惑般張開嘴,一點一點的靠近......

评论(5)
热度(53)

© 普拿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