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見 // 刀劍亂舞 // 舞台劇。

大好きなあなたへ

*山姥切國廣 x 女審神者。

  走過轉角,山姥切國廣看見了坐在庭院前晃著腳的審神者,他將西裝外套拉緊了些,反射性的不想就這麼讓她看見藏在裡頭的東西。

  太羞恥了。

  在發現今天是什麼日子後,他連忙編了個理由讓燭台切教自己怎麼做素食的巧克力蛋糕,一連失敗了好幾次後才終於做出了個勉強算是成功的。


  是審神者先發現自己的。

  在他還在猶豫不決該怎麼走過去時,審神者似乎注意到了自己的視線而轉過了頭,笑著朝自己招手並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他裝作自然的在她旁邊坐下,努力壓下心中的緊張感,但在看見前方的景色後他忍不住愣了神,剛才還跳的飛快的心臟不知不覺回到了正常的頻率。

  月光倒映在水池上,即使已經五月依舊綻放得像是不知天氣早已悄悄變熱的盛櫻隨著晚風飄動著,彷彿是在夢中才會看見的美景。

  「很美對吧。」在瞧見山姥切呆愣的神情後審神者笑著閉上了眼,感受著涼風的吹拂。

  「......主上。」

  「嗯?」

  「生日快樂。」山姥切國廣從外套內袋裡拿出了包裝精緻的蛋糕放到審神者擱在大腿的手上。

  「咦?謝謝。你怎麼知道我的生日的?」審神者有些訝異的瞠大了眼,手指把玩著綁在上頭的蝴蝶結。

  「今天早上聽見的。」山姥切國廣把兜帽拉下了些,想要遮住臉上淡淡的紅暈。

  「這樣啊。」審神者笑了笑。今天早上隔壁審神者跑來找自己聊天,兩人聊了許多,生日也是其中一個話題。

  「妳有什麼想要的嗎?」山姥切國廣捏緊了披風,有些緊張的看著審神者,畢竟發現的晚,他根本來不及去万屋買禮物。

  「想要的?」審神者眨了眨眼睛,「那……可以借我你的被......我是說披風嗎?」平常一直稱呼為被被的她今天改了口,就怕叫錯了,山姥切國廣一個賭氣就不願意借給她了。

  愣了下,山姥切國廣有些不解,卻還是看在今天是審神者生日的份上把一直不離身的披風解了下來遞給她。

  審神者接過後興奮的勾起了笑容,站起身一把將披風披在自己身上,連兜帽都拉了起來。

  「被被你看!這樣像不像是白無垢?」審神者拉著兜帽在山姥切國廣面前轉了一圈,月光照得臉上的笑容越發閃耀。

  看著審神者的笑和她剛剛說的話,山姥切國廣心一緊,伸手就把她攬進自己懷裡。

  「主上。」

  「嗯?」被山姥切國廣嚇得呆住的審神者在聽見他的叫喚後才回過神來,想要抬起頭卻被壓在他的胸前,感受到的是他溫暖的胸膛還有急速跳動著的心臟。

  「......生日快樂。」雖然叫了對方卻也想不到什麼讓人感動的話,憋了半天他也只說出這句話,臉上的熱度讓他不禁把審神者抱得更緊,不讓她抬起頭瞧見他這丟臉的樣子。

  「嗯,謝謝。」審神者也伸出手抱緊了他的腰,讓自己更靠近他。

  「被被,我喜歡你。」

  「......嗯。」

  「真的真的很喜歡你。」

  「我、我知道,所以不用再重複了!」

  「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你,所以不用那麼自卑也沒關係的。還有,謝謝你特地為我做的蛋糕。」

评论(1)
热度(23)

© 普拿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