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見 // 刀劍亂舞 // 舞台劇。

關於白無垢這檔事

*加州清光 x 女審神者


  審神者現在非常為自己不經考慮的言行自責。

  在加州清光臉色一沉並少有的無視上下關係將自己推倒在床褥上後,她才意識到自己方才的話有多麼讓人誤會。


  「到底怎麼樣才能鍛到鶴丸呢......」在房間裡的審神者坐在床邊低著頭一邊擦著頭髮一邊喃喃自語著,坐在一旁的加州清光聽見後坐到了她的旁邊。

  「主上想要那個全身白的刀?為什麼?不就是個愛惡作劇的老爺爺而已嗎。」加州清光這麼說著,還一邊想起了隔壁本丸每天因為多了鶴丸而幾乎沒有間斷過的抱怨聲就有些排斥。

  「我們的本丸需要一點生氣啊!不然只有我一個這樣活蹦亂跳的多無聊啊。」審神者一正嚴詞的說著,完全沒有意識到加州清光那個「光是妳一個人就夠讓人頭疼了」的眼神。

  「而且鶴丸好漂亮啊!純白色的羽織不覺得讓人充滿憧憬嗎?要是穿著白無垢站在旁邊那個場景一定很棒!」審神者邊說腦子裡還浮現了自己穿上白無垢站在穿著全白衣服的加州清光旁邊的樣子,臉上的笑容一刻都沒有停過。

  「所以主上想要跟全身白色的鶴丸穿著白無垢站在一起?」

  「沒錯!」還在妄想中的審神者完全沒有意識到加州清光說了什麼,只自行擷取了其中的幾個字「全身白色」跟「白無垢」。

  要是說話不經大腦思考就說出來是種罪,審神者現在的罪行大概已經能夠直接被槍決了。


  「你你你你說!沖田總司明明就是個不入花街不近女色的有為青年,你從哪學來這種事情的!」當她被加州清光推倒並且親吻,嘴唇被這樣又那樣的啃咬,還順道在脖頸處被留下了幾個顏色清晰的吻痕後她紅著臉朝著在自己身上肆虐的付喪神嚷嚷著。

  「從哪裡......應該是本能?」終於捨得稍微離開她胸前肌膚的加州清光衝著她笑了笑,抬起頭輕啄了下她的唇。

  被那張閃亮亮的笑容燦閃得刺眼的審神者無法反抗,只能抓緊了他對比自己還穿得好好的衣服。

  「付喪神才沒有這種本能呢......」把臉埋進加州清光的頸窩處,審神者悶悶的說著,氣直吹進敏感部位讓他眼色沉了沉。

  「主上。」

  「嗯?」

  「真的可以嗎?」即使前面都已經做了這麼多,加州清光還是想著要問一句,要是審神者真的不願意的話,他會停下來的。

  「......都已經這樣了才問這種問題,太狡猾了。」審神者紅著臉抬起頭,閃著水光的眼直盯著加州清光,最後像是下定決心般一個用力將他推倒並坐在了他的腰上。

  「要、要做就快做,別像個女人般猶豫不決!」然後趁著加州清光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捧住他的臉湊上去,以像是小孩子舔食糖果般的方式舔吻他的唇。


  「主上,做了這種事情後可就不能反悔囉。」

  「嗯?」

  「主上只能穿著白無垢站在我的旁邊。」


其實我是想開車的,但發現自己能力不足,只好臨時踩個煞車。

评论(5)
热度(24)

© 普拿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