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見 // 刀劍亂舞 // 舞台劇。

如果審神者生理期來了

*加州清光 x 女審神者。

  一早起床審神者就發現不對勁了。
  腹部不太熟悉的悶熱和疼痛讓她認不住皺起眉將身體蜷成一個圓,雖然想著要去換衛生棉卻沒辦法用自己的力量起身離開這張床。
  天殺的生理期,昨天一開始來的時候根本沒感覺的。
  明明以前都不會痛的!過去的審神者甚至還為了自己不同於其它人不用忍受劇痛這一點沾沾自喜,結果呢?一開始痛就是讓人想要哭出來的不舒服,這就是所謂的報應嗎?

  一進門正要叫醒審神者的加州清光一看見蜷縮在床上的她有些愣住,再走進些就發現她正抱著肚子靜靜的流眼淚,這讓他嚇壞了,連忙問了好幾個問題。
  「主、主上?妳沒事吧?怎麼哭了!?」他慌張的說著,手還一邊摸向了審神者的額頭,在意識到她沒有發燒後又轉而擦掉了審神者臉上的淚水。
  「……生理期,肚子好痛……」審神者難受的好不容易才憋出這幾個字,頭又垂的更低了,女孩子的矜持讓她看都不敢看向加州清光的眼睛。
  沒遇過女性私事的加州清光愣了一下,思考了該怎麼做之後一把公主抱起審神者讓她離開床鋪並走向浴室,將她放到浴缸邊後才輕輕摸了摸她的頭,語氣輕緩,「主上可以先自己整理嗎?換衛生棉什麼的……」在得到審神者輕輕的頷首後才轉身離開,還細心的帶上浴室的門。
  走回審神者的房間他才開始整理起床上的問題,扯下床單並拿了幾張衛生紙沾水輕輕的稀釋掉床鋪上的血跡,等到痕跡幾乎被擦掉後才換上新的床單並把被弄髒的先暫時擺到一旁。
  「主上,換好了嗎?」走到浴室前敲了敲門,加州清光朝著裡面喊了聲,在審神者回應自己後才開門走了進去。

  等到把一切都安置好,加州清光讓審神者等等自己,把床單拿出去後再回來時手上拿著幾顆巧克力和一杯溫水。
  「我問過藥研,他說生理期來的時候要喝溫水跟巧克力。」加州清光把巧克力和裝著溫水的馬克杯放在地上,坐在審神者旁邊並輕輕撐起她的身子讓她靠著自己,把水拿到了她嘴邊。
  看著她不同於以往有活力,慢慢喝著水的樣子,加州清光有些心疼,忍不住用鼻蹭了蹭審神者的頭髮,吸進的全都是她的味道。
  「清光?」放下水杯的審神者抬起手摸了摸加州清光的頭髮,在得到他有些鼻音的回應後輕輕轉過身讓自己能對上他的眼睛。
  「怎麼了?在撒嬌?」審神者輕笑著,比起剛才的不舒服現在已經覺得舒緩了些,還能夠像這樣和加州清光說說話。
  「主上,今天別出陣了,讓我陪著妳好嗎……」加州清光正視著審神者的眼睛,在說完這句話後低下頭吻上她的唇,在上頭輕輕啃咬著。
  「唔……今天就陪在我身邊吧,清光。」

评论(9)
热度(53)

© 普拿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