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見 // 刀劍亂舞 // 舞台劇。

審神者日行工作之一--調戲自家本丸的近侍。

*加州清光 x 女審神者

  炎熱的夏天,照理來講就是應該和自家本丸的刀劍們扛著大大的西瓜去海邊玩打西瓜的遊戲,然後將自己浸透在冰涼的海水裡。或是開著冷氣跟短刀們一起玩遊戲,欣賞他們白嫩的大腿......
  照理來講應該是這樣的。
  盯著眼前密密麻麻的黑字,審神者只覺得一陣頭痛。
  原本天氣就已經非常炎熱,又因為財政問題不能開冷氣,審神者的腦袋已經被熱得快昏了頭,什麼都沒辦法思考,還被迫要呆在悶熱的房間裡批改公文,她只覺得乾脆心一橫把本丸改成下著暴風雪的冬天算了。
  頭好昏......好想吃冰......好想吹冷氣......
  不知不覺趴到桌子上的審神者盯著前方的紙門,心裡想著真希望能夠有個好人現在拿著裝滿刨冰的碗拿進來,更好的話上面還可以淋上煉乳跟切成丁的草莓--
  「主上,妳在做什麼?」回過神來才意識到一抹紅黑交雜出現在視線範圍內,抬起頭發現是手上拿著一個碗的加州清光。
  「清、清光,你說,你現在手裡拿著的是什麼......」坐直了身體,審神者高舉著手指著加州清光,心裡不斷祈禱那是自己正想著的東西--
  「是刨冰喔,因為主上很辛苦嘛,就拜託燭台切幫我做了。」笑瞇了眼,加州清光坐下身將手上的東西放到了審神者面前,還順便幫她整理了堆了滿桌子的公文。
  「......!」看見自己思思念念的刨冰,上面還如自己想的淋上了煉乳跟草莓,審神者攬住加州清光的脖子湊近就是一個落在唇上的吻。
  「果然清光對我最好,我最喜歡你了!」這麼說著的審神者立刻拿起湯匙挖了滿滿一口冰放進自己嘴裡,感受著嘴裡的冰涼幸福的露出了笑容。
  「啊啊,只是因為刨冰才這麼說的吧。」一手撐著臉的加州清光有些不滿的看著審神者,雖然嘴裡這麼說,看著一臉幸福的審神者還是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我說的可是事實啊,我本來就最最最喜歡清光了。」審神者又往嘴裡塞了一口冰,有些口齒不清的說著,然後這才想起來般的挖了一匙有著滿滿的草莓和煉乳的冰拿到清光面前。「吃嗎?」
  「嗯。」一口含住了湯匙,剛才的小小不滿早就被審神者的那句話所驅散,「好甜啊。」
  「是這樣嗎?我覺得很普通的說,是清光太不能吃甜了吧。」看著清光被甜得微微皺起眉,審神者笑了起來,把剛剛被清光含過的湯匙抽了回來繼續吃起冰。
  「啊,或許真的有點甜。」審神者咬了一口後這麼說,頓了一下才又繼續說下去,「因為被清光吃過了吧。」臉上還帶著甜甜的笑容的審神者咬著湯匙朝清光笑了一下。
  「......主上!」紅透了臉的清光忍不住喊了出來,心裡想著下次絕對絕對要對調戲自己的審神者報仇!


這幾天真的好熱啊?每天都覺得要融化了。

好想讓可愛的小清光來安慰我受傷的心靈。

评论(6)
热度(18)

© 普拿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