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見 // 刀劍亂舞 // 舞台劇。

一場永不結束的冒險。

*無愛情向。

*從頭到尾都沒有魔導師和勇者的名字。


  「媽媽、媽媽,我睡不著,講床邊故事給我聽!」

  「好哇,妳想聽什麼故事?」

  「唔--我要聽上次沒講完的大魔導師跟勇者大人的故事!」


(一)

  

  故事裡的主角,自稱是大魔導師的少年是個相信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好人,並且單純、善良的孩子。

  然而世界上怎麼可能全都是好人呢?

  魔導師被欺騙了。


  夜晚還沒結束,月亮還高掛在天上,小鎮裡的人們都還在甜美的夢鄉中,然而在小鎮的角落,一間四周沒什麼房子的獨棟小木屋卻不怎麼平靜。

  伴隨著咆哮、怒罵、踹門的聲音,躲在房子裡頭的魔導師瑟瑟發抖著,拼盡全力的摀住自己的耳朵,不讓外頭那些聲音傳進自己耳裡。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眼眶噙著淚水,魔導師緊咬著下唇不敢發出聲,深怕外頭那些人會破門而入。

  碰碰、碰碰......喀!

  一次次的撞擊讓木門承受不住,好幾度發出像是要壞掉般的聲音。

  就在門快要被撞開,魔導師痛苦的閉上眼,像是終於要放棄一切時--

  「喂,你們在幹嘛?」門外突然出現了一個聲音,平淡而低沉,卻又隱含著憤怒。

  「你是誰啊?我們在幹嘛關你什麼事!」外頭那些人叫囂著。

  接著是一陣打鬥的聲音,不到幾分鐘的時間一切便停了下來。

  仔細的聽了一會兒,發現原本那些人的聲音都消失了後,魔導師才小心翼翼的打開門。

  啊啊,好漂亮的人。

  他愣神的直盯著那名素不相識的陌生人瞧,直到意識到了自己的舉動有多麼沒禮貌才又紅著臉低下了頭。

  「你一直被這樣欺負?」那個人開口了,聲音低低又有些嘶啞,很好聽。

  「我......我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可是他們常常來......」魔導師低著頭小聲的回答。

  「這樣啊。」那個人淡淡的應了聲,接著便轉身離開。

  「等、等等。」意識到自己的救命恩人要離開了,魔導師急急忙忙的開了口。

  「幹嘛?」那個人停下腳步回過了頭,直盯著魔導師的眼睛是深沉的黑。

  「你是誰?叫什麼名字?」

  「我是從一個很遠的地方來的,是個勇者,名字叫--」


(二)

  

  隔天一早,魔導師便拖著住在鎮裡的青梅竹馬陪自己去買些麵包、果醬和水果,打算送給昨晚救了自己的勇者。

  都準備好了並且和青梅竹馬道別後,魔導師獨自問了鎮內所有的旅館,總算問到了勇者的住處。

  上了樓後,他站在剛剛旅館老闆報給自己的房間外深吸了幾口氣。

  沒事的,只是來道謝而已。他在心裡這麼對自己說,接著伸出顫抖的手輕輕敲了幾下房門。

  過了一會兒,房門被打開了,印入眼底的是頭髮亂翹著,眼睛半瞇著,似乎是剛睡醒的勇者。

  「欸、啊......我打擾到你了嗎?」魔導師小聲說著,在見到勇者後心裡的緊張感減少了一些。

  「我記得你是昨晚的......找我有什麼事嗎?」揉了揉自己亂翹的捲髮,勇者打了一個哈欠。

  「我是來道謝的!謝謝你昨晚救了我!」魔導師這麼說著,並把手裡的籃子抬得高高的。

  看了眼被白布蓋著的籃子,勇者嘟囔了幾句,魔導師沒聽清楚,正要發問的時候便被勇者請進了房間。

  「你先坐一下。」勇者這麼說完後便拿著剛剛從包包翻出來的衣服進了衛浴間裡。

  魔導師坐在了椅子上,並把籃子也一同放上桌子。

  直到這時魔導師才完全放下心的環顧起四周,這間房間並沒有什麼特殊的,簡單的家具和角落放著一個大型的包包僅此而已,但是房間飄散著某種味道,或許是香精?跟昨晚遇見勇者時他身上的味道一樣,很好聞。

  不知道等了多久,勇者走了出來便直接一屁股坐上魔導師對面的椅子,他的頭髮還沒有擦乾,尾端不斷的滴下小水珠。

  勇者擦了幾下頭髮讓它不再那麼濕後就翻起了魔導師帶來的籃子,從裡頭翻出了一條土司和巧克力果醬,又拿起了一同放在裡頭的抹刀,拿起一片土司隨意的抹了些巧克力醬就吃了起來。

  啊,沾到了。魔導師看著勇者沾上了些巧克力醬的唇邊直覺的就拿起了桌上的紙巾遞給他。

  「啊、謝謝。」勇者接了過去,胡亂的抹了幾下後就又繼續吃了起來。

  「那個--」魔導師開了口,卻猶豫著該不該繼續說下去。

  「嗯?」聽見魔導師的聲音,勇者的視線也從原本的低垂著轉而看向了他。

  「請讓我跟你一起旅行!」像是下定了決心,魔導師用力閉著眼這麼喊了出來。

  「......」遲遲沒聽見勇者的回覆讓他心慌了起來,連忙睜開眼睛看向勇者。

  他一點表情都沒有......看著勇者沉靜的一點波瀾都沒有的雙眼,魔導師的心漸漸沉了下去。

  「可以啊。」就在以為他會拒絕自己的同時,他聽見了勇者低沉的聲音。

  「诶!?真的嗎?我真的可以跟你一起旅行嗎!」瞠大了眼,魔導師驚訝的看著勇者,想也想不到他會接受自己。

  「嗯,請多指教了--大魔導師。」

  

(三)

  

  「呼......呼......」

  念到一半,看著已經熟睡的孩子,我輕輕笑了下,替她蓋好了棉被便關上了床頭燈,擁著她一同入睡。

  故事或許會結束,但是勇者和大魔導師的故事卻永遠不會畫上句點。


评论(4)
热度(20)

© 普拿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