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見 // 刀劍亂舞 // 舞台劇。

【清審】

*不太有清審感覺的清審。


  在五位付喪神面前,妳第一眼就喜歡上了他。

  和漂亮卻明顯帶著自卑的山姥切國廣不同,和眼神溫和的歌仙兼定也不同,更和華麗的蜂須賀虎徹或是爽朗的陸奥守吉行都不同,那位黑髮紅眸的付喪神眼裡滿滿的是強逞出來的自信和不易讓人查覺到的一絲害怕。

  要說從哪裡能看出他其實並沒有那麼有堅強,大概就是那隻緊緊握著本體刀的手有些顫抖。

  妳選擇了他,在狐之助向妳又確認了一遍後,妳點了點頭,接著向著加州清光露出了一個笑容。

  妳說,妳喜歡他的指甲油,和他的紅色眼睛很襯。

  他愣了下,接著露出了一個比妳剛才見到他時還要燦爛、還要可愛,並且發自內心的自信的笑容。

  

  加州清光一直是個惹人疼的孩子。

  在那個妳剛成為審神者的時期,本丸裡只有妳和加州清光。

  他總是關心著妳的一切,在妳累的時候給妳槌槌肩膀、在妳挑燈夜戰那些幾乎把辦公桌埋沒的公文時給妳端來一杯溫水、出陣幾乎不會帶傷回來讓妳擔心、雖然非常在意手上的指甲油,但還是會負責的處理本丸的大小事,只有偶爾的時候會跑來蹭蹭妳,問妳愛不愛他?可不可以給他擦擦指甲油?

  妳總是心疼他這麼的勞累,除了給他擦上指甲油,還會摸摸他的頭,抱著他跟他說辛苦了。

  而聽見妳那麼說,他會笑著搖搖頭,在妳懷裡蹭著,嚷嚷著「只要主上愛著我我就不覺得累了!」

  妳笑了笑,彎下身輕輕在他眉心落下一吻。

  

  那段只有你們的時光沒有持續太久,等到妳有足夠的靈力後妳便迫不及待的領著加州清光到鍛刀房。

  並不是特別想要鍛到誰,而是妳捨不得加州清光再那麼辛苦了。

  妳知道他其實也是想偷懶的,他其實並不喜歡打掃本丸,其實不喜歡冒著把指甲油弄掉的危險洗衣服,其實他並沒有那麼乖巧,都只是為了讓審神者喜歡自己,這些妳都知道的。

  二十分鐘後,本丸多了一位付喪神,他說他叫做今劍,是源義經的貼身護刀。

  看著笑得一臉燦爛的今劍,妳笑著摸了摸他的頭,並且說:「我是這座本丸的審神者,雖然目前只有我和清光,不過不久後就會變成一個大家庭的。請你多多指教喔。」

  

  如妳所言,在妳勤鍛刀的努力下,這座本丸確實成了個大家庭。每天看著短刀們和幾個活潑的刀男跑來跑去玩得不亦樂乎,或者是和老人組品茶,似乎變成了妳在這座本丸裡的樂趣。

  但是這樣還不夠。

  妳常常會看見清光一個人坐在房間裡,看著那張多出來的被褥發呆。

  每當這個時候,妳總會默默的走進鍛刀房,暗自祈禱下一個出來的是那個黑髮藍眸的付喪神。

  今天妳同樣的在囑咐完大家的工作後,獨自一個人進到鍛造刀劍的房間裡,對著等等要使用的材料發呆,過不久,妳像是終於下定了決心,認真的抓了幾個數值。

  一小時三十分鐘。

  看著那時間妳還是不敢放下心,接下來的時間難熬的讓人難受,終於在時間到了後,妳迫不及待的跑到鍛刀室。


  看著眼前的付喪神,妳興奮的瞠大了眼,慌忙的跟他做完自我介紹後,便著急的拉著他往清光的房間走去。

  看見妳意料之中他手足無措的表情後,妳滿意的笑了笑。


  「清光,這樣以後就不會寂寞了吧。」

评论(2)
热度(18)

© 普拿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