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見 // 刀劍亂舞 // 舞台劇。

關於拔了智齒的審神者

*大概是加州清光x你

*清光出現的部分比短刀還少

*拔智齒好痛


  審神者是臭著一張臉回本丸的。

  雖然臉的大半被口罩蓋住,露出的眼睛和蹙起的眉頭都讓人知道她現在很不開心。

  「主上大人,妳怎麼了……?」首先來問候她的是小短刀們,看著他們一臉擔心的樣子,審神者只能忍下隱隱痛著的骨頭和麻藥還沒退的右臉,蹲下來揉了揉他們的頭,用還咬著布所以不太清楚的聲音對他們說:「主上去吧拔牙齒啦,好痛的。你們可要好好注意牙齒不可以蛀牙喔,不然救跟我一樣要去拔牙了。」

  

  雖然審神者根本不是因為蛀牙而去拔的牙齒。

  

  「主上大人還很痛嗎?這個糖果給您!是岩融給我的,吃了糖果就不會痛了吧,只要好好刷牙就不會再蛀牙的!」聽見審神者很痛的今劍小朋友第一個跳出來,將幾顆小小的糖果放進審神者手裡。

  「痛痛飛走吧、痛痛飛走吧。這是一期哥常常對我們做的,說是痛都會飛到天上去喔!」再來是五虎退,對著審神者的右臉做了幾個飛走的動作,一臉認真的讓人想要把他抱起來轉個幾圈揉進懷裡。

  「謝謝今劍跟五虎退,真的感覺不會痛了呢。」審神者笑著揉了揉他們的頭,想要趕快離開回房間休息,卻不忍拒絕短刀們的愛心。

  「好了,大家趕快讓大將回去休息吧。」藥研的聲音打斷了鬧哄哄的大家,在他們乖乖的離開審神者身邊後他才回過頭來,對著審神者笑了下,「不然還是我給大將做些藥吧?」

  「啊哈哈哈不用了藥研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剛剛五虎退已經給我做過痛痛飛走了所以就不用了我先回房間了掰掰!」聽見藥研的話,審神者當機了一秒鐘,接着便連氣都沒換的拒絕了藥研,轉身跑回了房間。

  

  開玩笑,藥研的藥雖然有用但是苦的要死,我絕對、絕對不要吃!

  以上是跑走的審神者的心裡活動。

  

  「清光,好痛喔!」一回到房間,審神者便看見了坐在裡頭似乎正認真看著東西的加州清光,惡作劇的放輕步伐走到對方身後抱住他,聲音軟軟的包含了滿滿的撒嬌意味。

  「主上,妳回來啦。」加州清光這才回過神來,轉過身賴看見戴著口罩的審神者直覺的就想把口罩拉開,卻被審神者眼明手快的拉住了。

  「現在不行,還腫著呢。」審神者搖了搖頭,握著加州清光的手放在腿上,把右臉湊近他眼前,「而且還好痛,清光給我安慰吧。」

  「這樣是沒用的吧,我去給妳拿冰敷袋消腫吧。」加州清光先是乖乖的在口罩上頭吻了一下後才笑著吐槽道,說著便站起身打算去廚房。

  「嗯,要快點喔。」審神者乖乖的放開了加州清光的手,讓他去給自己拿東西。 


评论(1)
热度(24)

© 普拿疼 | Powered by LOFTER